阿宁等等等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弘杨/权超】你想吃红油抄手吗?

-梗源自话剧《你想吃雪糕吗》 


高杨在雪夜里把自己裹成了一只绿色企鹅,眼睁睁看着时针从7挪到了8,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但仍然只敢在西餐厅门口徘徊。 


1个月前,他和张超创业的工作室急需一笔资金,为了能尽快赚足这笔快钱,两人各寻门路。

张超是怎么找的高杨不清楚,高杨只知道自己出卖了灵魂,去当了虚拟女友。

不是不可以当男友,但虚拟女友明显更加供不应求,毕竟总有些男性客户把握不好尺度,导致愿意从事这份职业的真正女性愈加稀少。换而言之,提成高。 


高杨接单量很大,尤其碰上客户越轨的,可以直接关闭交易不退不换,所以工作周期不会很长,每段“关系”于他而言都像是过眼云烟。

但有一位客户连续续费了三次,直到高杨决定结束这份工作前,时长都还没用完,这让他很是尴尬。

是的,上周开始,高杨就不干了。

由于张超突然拉到了一份天使投资,把剩余的缺口全部填平,高杨自然无须继续出卖灵魂。

平心而论,高杨业绩其实不错,老板还试图挽留他来着,但他拒绝了,因为这件事不符合他的美学价值观。

不过面对这位客户,高杨很难直接将他转给其他前同事,于是他做了一个令自己懊悔终生的决定——让客户加了他的私人小号,把多余的钱退给了他,并承诺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找自己聊天。

具体怎么发展到要跟客户见一面的过程,高杨已经不太记得了,大概有很多心理在作祟,尴尬、好奇、愧疚等等,总之他答应了,即使他还不知道第一句话应该说你好还是对不起。


 『18:50』

客户-阿黄:你快到了吗?  


『18:59』

客户-阿黄:我在5号桌,面对着门,你一进来就能看到我 


『19:20』

客户-阿黄:是不是堵车了?没关系,不着急 


『19:35』

客户-阿黄:你要不要看看菜单?我把你想吃的先点上吧?【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 


『19:57』

客户-阿黄:对不起,我太饿了,所以餐前面包被我吃光了,希望你不要介意(☍﹏⁰)


 高杨暗灭手机试图劝说自己的良心,然而屏幕很快又亮起,跳出浮窗——

您有一条新消息

客户-阿黄:糕糕,我…『20:02』 


他是不是终于不耐烦了!高杨赶紧点开浮窗。

 『20:02』

客户-阿黄:糕糕,我去下卫生间,如果你这时候进来没看到我,就坐着等我下,我很快回来! 


这真是个溜走……不是,溜进去的好时机,至少高杨不用看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走过来坐下时,裂开的表情。

想通这个关节,高杨火速推门而入,找位置脱大衣落座,转过头才看到桌上竟然还放着一束花,导致他倒抽一口冷气差点撅过去。

这束花该怎么形容呢?竟然找不到一支重复的,调色板般五彩斑斓,争奇斗艳如同一个微缩的花园,但搭配起来毫无美感。

就在高杨不忍卒视地把视线移开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男生困惑地站在桌边看着自己。

而高杨瞳孔地震,这他妈!不是!张超之前提的宝贝弟弟!黄子弘凡吗?!

如果被张超知道自己欺骗他弟弟,从他弟弟身上赚钱来填工作室的坑,他会杀了他吧?

高杨眼前浮现出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鹅,展翅起跳一个俯冲,宽大的喙就啄上了他的脑袋。

“你是?”

我是糕糕,对不起骗了你,其实我是男的。

这句话都滑到舌尖了,被高杨狠狠咽下。随即他尴尬不失礼貌地站起身,对黄子弘凡伸出右手。

“我是糕糕的哥哥,高杨。糕糕临时有事,托我过来向你道歉。”

“哦~”黄子弘凡不疑有他的握住了高杨的手,“原来是大舅哥啊,我叫黄子弘凡。”

什么话!什么大舅哥!

高杨一个紧张,手上一个用力,黄子弘凡的脸有些变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高杨赶紧松开,小心翼翼地试探,“你刚才说,大舅哥?”

黄子弘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草率了,是还不到这么称呼的时候。”

“那我就先…”走了。

“请坐!”黄子弘凡招呼了一下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高杨木愣愣坐下,眼睁睁看着菜品上桌,深感骑虎难下。如果这顿饭他请了,黄子弘凡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什么都不告诉张超吗?

“那个,高杨,高哥啊,我能这么叫你吗?”

“可以啊。”高杨看着眼前期期艾艾的小伙子,眼皮直跳,一种不好的预感击中了他。

“糕糕有和你,提起过我吗?”

“拜托我来的时候,说了一些。”

“都说什么了?”

“就说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之前还跟她请教过数学题什么的。”


 那是高杨第一次接到黄子弘凡的单,也不是请教数学题,而是希望他能帮他把高数作业写了。

但是很不好意思,高杨是艺术生,当年数学6分是他走上这条路的一大助力,所以他婉拒了。

但试用不满意,一小时内可退款的条款让高杨求生欲很强,极力表示除了高数题,他们还可以聊点别的。

在将黄子弘凡的全部大学课程婉拒过一遍后,高杨感觉自己仿佛是一位穿着性感内衣的妻子,搔首弄姿,试图让丈夫不再一直盯着电视看世界杯。

所幸,他还是撑过了危险的试用期,并发现这位客户话唠起来他就可以躺平了,只要不时回应一下,他们就可以聊到宇宙的尽头。 


“哈哈,这种小事她还记得。”黄子弘凡尴尬地挠挠头,“糕糕没说我点别的什么?”

“嗯,还有你打篮球很菜。” 


菜到坐了一整场冷板凳都没能上场,但是因为球队赢了比赛还必须和大家一起开心庆祝。

他不能说自己那一点点委屈,因为会扫了别人的兴,更要笑得开怀,才能配上足够热烈的气氛。等待庆功宴散去,才能摸出手机,找个树洞倾诉。 


『23:37』

客户-19:糕糕,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有点难过。

糕糕:(,,´•ω•)ノ”(´っω•`。) 

糕糕:怎么啦?

客户-19:我打篮球很菜,但我是真的很喜欢,可如果做得不够好,好像就没资格说喜欢了。甚至如果表现得很喜欢很在意,感觉还会被人嘲笑。O(╥﹏╥)o 

糕糕:在喜欢的事情上没有天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吖~

客户-19:我也很想上场比赛,可大家都知道,如果换做我上场,今天这场比赛未必能赢。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赢,但一定不是因为有我的加入而赢。

糕糕:你是为了赢比赛才喜欢篮球的吗?

客户-19:当然不是!!!

糕糕:如果不是比赛,你和朋友打篮球,你开心吗?

客户-19:我开心呀,但这和我现在不开心,不冲突。

糕糕:嗯嗯,那你要因此开始不喜欢打篮球吗?

客户-19:不会!达咩!不可能!篮球有什么错!

糕糕:是啊,篮球没有错,喜欢篮球的你也没有错,谁会嘲笑你呢?

客户-19:啊这...就是感觉...有点丢人…

糕糕:羞于承认自己的喜欢,是因为你觉得自己的能力没有匹配上你的喜欢。但喜欢这件事,与是否匹配毫不相关。就好像那些喜欢梅西的球迷,他们也不是篮球冠军啊。

客户-19:虽然但是,糕糕,梅西是踢足球的

客户-19: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客户-19:我笑到我3个室友过来打我了,等我一会儿

糕糕:...... 


『00:00』

糕糕:新的一天开始了,希望你有比昨天开心一点。 


『00:15』

客户-19:谢谢你,糕糕。 


黄子弘凡被沙拉上的胡椒呛了一口,扭脸俯到桌子底下好一顿咳。

高杨赶忙倒了杯水递给他,又抽了两张纸巾越过餐桌放到他近前。

“小心,咳,小心你的袖子。”

高杨赶紧把手臂抬起来,还好没有蹭到菜上的油汤,一顿饭让这俩人吃的是手忙脚乱。

喝下大半杯水,黄子弘凡才缓过来,却仍忍不住自己的碎嘴。

“她还...”

“你想知道什么?”高杨忍不住打断了黄子弘凡。

“我就是吧。”黄子弘凡在裤子上抹了抹手心沁出的汗,看着高杨笑得略有些腼腆,“我想追糕糕。”

“什...”

“本来今天想跟她告白的,你看我还买了花。”黄子弘凡捧起他那色彩缤纷的花束,展示给高杨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哈哈...她还行,一般吧对花。”高杨实在没忍住好奇心,“你这个,是怎么想的呢,这么多种花拼在一起?”

“啊,店员跟我介绍了好多花语,都特别美好,只挑一种我就觉得有点可惜,所以想都送给她。”

黄子弘凡眼睛亮晶晶地,但似乎又因为想到什么,黯淡了下去。

“不过她今天没来,是不是不想见我?”

“不是不是,她是真的有事!”

高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脱口而出反驳的话,隐约感觉给架在空中烧的自己又添了一根柴,于是他赶紧换了个话题,“我这个妹妹,脾气什么的都挺怪的,你看约了人说不来就不来了,我劝你再考虑考虑。”

“是嘛,她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啊?”黄子弘凡反而一副来了兴趣的样子。

“呃,就你见了估计会挺失望的。”高杨开始回忆张超平时都怎么骂他的,“小心眼,嘴损,抠门,还懒,早上叫她起床可费劲了。特有主意,脾气还拧,认定的事情谁都劝不了。”

高杨说了一通,末了意识到自己毕竟现在是在数落黄子弘凡的心上人,又收了回去,怕再把人惹急了。

黄子弘凡却一副越听越高兴的样子,咧着嘴傻乐。

“你怎么看起来还挺高兴?”

“这不是多了解糕糕一些了吗?挺有意思的。”

黄子弘凡放下刀叉,眼睛里充满神往,“如果一个人小心眼还嘴损,但是跟我聊天的时候一点都没表现出来,是不是说明她还挺喜欢我的?”

他那是喜欢你的钱。高杨喝了口水,把这句话咽下去。

“她抠门,但是把多余的钱退给我了,是不是更说明她喜欢我?”说完黄子弘凡一副失言的样子,一脸欲盖弥彰地摆摆手,“她没干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你别误会昂。”

他那是...高杨又喝了口水,总之不是喜欢你。

“有主意脾气大莫得事,你晓不晓得,我们四川男人都是耙耳朵,就喜欢听屋头那个的话。”

高杨对着突然说起四川话的黄子弘凡有点没脾气,怎么那些让张超气得跳脚的事情,到他弟弟这里,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桌上的碟碗被收走,最后的甜品端上桌。高杨用勺子搅着双皮奶,疯狂转动脑筋。

“你们今天本来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他灵光一闪,“糕糕不愿意来,其实也是怕见光死,她觉得网上你把她想象得太美好了,可能见面会失望。”

黄子弘凡正叼着勺子,听完疑惑地歪头,抬手把勺子取下来。

“她可能误会了。”

“啊?”高杨心底萌生出一丝希望。

“我和她之间会不会见光死,或者会不会在一起,从来不取决于我啊。”

黄子弘凡仍旧是放松的姿态,语气里却有难以忽视的认真,“决定权在糕糕手里,哪怕是拒绝,我也会尊重她,所以她不用怕来见我的。”

希望被掐灭,高杨胸口起伏两下,再也说不出话,只能抬手对这服务员招了招,“买单。”

“诶诶,我来啊!”黄子弘凡跳起来,掏出他的钱包就往收银台去。

高杨赶紧抢走桌上的账单,紧紧护着不被黄子弘凡抢走。虽然数目让他咂舌,但如果这顿饭能换黄子弘凡对张超守口如瓶,也值了。

小孩子家家,约会吃这么好的餐厅干嘛!高杨心里想着,还偷偷剜了黄子弘凡一眼。

黄子弘凡没能抢过,眼巴巴看着服务员扫了高杨的二维码,痛心疾首。

“高哥,何必这么客气呢?”

“应该的。”

高杨眉眼弯弯假笑,“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虽然什么都没解决,但如果继续和这小子相处下去,难免不露出马脚。

“好。”

不等黄子弘凡把道别的话说出口,高杨就快步推开大门,然后被泼天的雨幕拦住了去路。

他没带伞。

天气预报也没说会下雨啊!

“高哥!你能帮我把花...”黄子弘凡追出来,也被大雨夺去了注意力,“嚯,什么时候下起来的,好大啊。”

“打车走吧,看起来一时半会停不了。”

高杨摸出手机,赫然看到快车排了100多号人,认命地按下了拼车,希望能早点打到。

“说的也是。”黄子弘凡也做出了如下操作,然后仍不死心的试图把花塞给高杨,“可以帮我带给糕糕吗?”

看到手机界面出现了拼车成功,高杨心情有了回升,再想想刚刚割下去的肉,理直气壮地接过了本就属于自己的花,“好,我帮你转交。”

快车打着双闪停在台阶下,高杨正要跑下去,黄子弘凡快他一步拉开车门窜了进去。

“我车到啦!拜拜~”

高杨僵在原地,不死心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机界面,是的,他拼车成功了,拼车对象疑似是黄子弘凡。

手机弹出被标记为出租车的来电界面,高杨认命地钻进车里。

“好巧啊,咱俩还能再聊会儿。”黄子弘凡却是一副高兴的样子盯着行车轨迹,“先送我,咱们两家隔得不远诶,你和糕糕住一起吗?以后我能去你们家玩吗?”

“她住学校。”

“糕糕还在上学?!”黄子弘凡瞪大了眼睛,“她,她成年了吧?”

高杨马上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没呢,还差好几个月。”

黄子弘凡瞳孔地震,“那她老板岂不是雇佣童工?还是这种工作,这犯法的吧?”

高杨原地裂开,赶紧找补,“所以她辞职了,还拿了赔偿金的。”

“那就好。”黄子弘凡这才松口气,“我之前还想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缺钱才做这个,原来是被人骗了。”

高杨眼瞅着后视镜里司机的眼神越发怪异,硬着头皮解码,“虚拟女友这份职业主要还是提供一些社交需求,如果有不正当行为会被制止的,你不用担心。”

黄子弘凡却会错了意,“我明白,高哥你还是很疼妹妹的,我不会误会她的。”

“我不是...”

“其实看到你是糕糕的哥哥,我觉得她完全不用担心见光死,哥哥都这么好看了,妹妹肯定也是个大美人啊。其实应该我担心吧?你觉得糕糕能看上我吗?”

“你误会...”

“当然我这个人不是很看重皮相的,真的!我看重的是糕糕有趣的灵魂和柔软的内心!”

“等一下...”

“当然,你也是,你们兄妹很相像,都是善良的人。”

“你说谁善良呢?”

随着小轿车平稳停在了黄子弘凡家的别墅前,撑着伞来接弟弟的张超打开车门,就听到黄子弘凡正在对高杨那张白切黑的脸说着天真到令人发笑的话。

而高杨在看到张超的那一刻,内心只剩下“完了”两个字。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个叫糕糕的妹妹啊?”张超瞪着高杨,叉着手,从牙缝里往外挤话。

高杨万分心虚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个花瓶,里面端端正正插着黄子弘凡昨晚送给他的“小花园”。

昨晚当着黄子弘凡的面,张超没敢多说,转过天就带着从黄子弘凡那里的审问结果杀上门来兴师问罪。

“要不是被我撞见,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

“我那实在是事急从权,没想到会跟你弟弟搅和在一起。”

“打住,趁你俩还没搅和在一起,赶紧想办法跟他断了。”张超焦虑地直啃指甲,“朋朋跟我说他怀疑黄子偷偷谈恋爱的时候,我还不信他能藏住事,没想到竟然藏了个你。”

高杨那么大个个子一缩开始扮可怜,“我昨天真的是想和他坦白加道歉的,见了面我才知道是你弟弟,就一下没说出口。”

“为什么说不出口?”

高杨对着张超一摊手,示意张超就是问题的答案。

张超嘶了一声,决定换个话题,“那你打算怎么办?”

“本来是想回去就把他删掉的,现在他知道你认识我,如果直接找上门来,好像会更尴尬。”高杨苦恼地叹口气。

“那就只能,好好地跟他说分手了。”张超一锤定音,决定不管高杨死活,哪怕是男扮女装去见黄子弘凡还是怎样,总之这事解决完,不能给人留下心理阴影。

高杨知道这是自己惹出的麻烦,只能认了,但临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你家怎么在咱们市最好的小区?你不是说你家供你弟读完书都困难吗?昨天他还约我去那么好的西餐厅,我可是大出血买的单!”

张超脸色一变,打着哈哈脚底抹油跑路。

高杨慢了一步没追上,倒也不生气,就眯着眼睛笑了笑,正在绞尽脑汁给糕糕发信息的黄子弘凡打了个喷嚏。 


“高哥~!”黄子弘凡远远看到在等他的高杨,对他挥了挥手,加快步伐跑了过来。

高杨笑眯眯看着他,认真打量。上次没有细看,今天才发现,这小子是一身名牌,哪里像读不起书的样子?

这次是高杨要求的见面,而且不是通过糕糕的名义,是他本人的大号主动发起。不在餐厅,而是一间茶室,方便谈话,不适合打人。

“是糕糕有什么事,想请你帮忙转达吗?”

“是我有事想问你。”高杨因为今天要坦白,努力避免继续在身份上扯谎。

“哦哦,是要考察我。”黄子弘凡来了精神,都不等高杨主动问,就开始竹筒倒豆子地交代起来。“我家四个兄弟,父亲们有个上市集团,具体涉及多少行业版块我不太清楚,你想知道的话可以问张超。不过他最近在外面搞创业,都不回来集团上班,爹说有空要揍他呢。不过你放心,我爸肯定会拦着我爹的。说到我爸啊,他可真是...”

“打住!”

高杨赶紧制止黄子弘凡继续发散话题,并倒了杯茶给他润润嗓子。

黄子弘凡一口干掉,看起来非常解渴。

“不用说得这么具体,我想了解的已经差不多了。”

“糕糕最近好吗?” 

高杨沉吟了一下,调整了下坐姿,“其实……”

“那个,这个茶不错啊。”黄子弘凡仿佛感受到危机的小动物,突然岔开了话题。

“我想说…”

“要不今天先到这,我还有…”

“坐下!”

黄子弘凡刚抬起来一点,吧唧赶紧坐回去,规规矩矩挺直了腰背手放在腿上。

高杨被逗笑,“这么怕我说啊?”

黄子弘凡一副泄了气的模样,“我懂,肯定是糕糕让你帮她拒绝我吧,没关系…”

“不是。”

“…我尊重她,一定不多打扰。嗯?”黄子弘凡眼睛一亮,“啥?”

“我是想说。”高杨站起来,退后半步对黄子弘凡一鞠躬,“对不起,我就是糕糕。” 


“然后呢?”张超把瓜子皮往桌上一扔,“这就完了?”

“完了,这不是坦白加道歉了吗?”高杨一脸无辜。

“他就接受了?没闹腾?”

“没有啊,挺冷静就走了。”高杨也把瓜子皮扔回桌上,拍拍手,“行了,圆满解决。”

张超白了他一眼,很糟心地挥挥手,“忙你的去吧,我这两天都不想看见你,闹心。”

“成。”高杨却一脸乐呵呵,痛痛快快走人。

张超扒拉着瓜子皮收拾起来,突然看到高杨落下张素描小像没带走。扒着窗户往下想喊人,定睛一看,怎么黄子弘凡也在?!

“高杨!你们怎么回事?”

“快跑!”

高杨来不及抬头,黄子弘凡生物本能般一个激灵,拉起高杨就往自己的车跑。

高杨看到那鲜亮粉色的车,满脸抗拒,但还是被按头塞进了车里,一溜烟跑了,徒留张超在楼上无能狂怒。


 【3小时前】

“所以你要说的是糕糕是男人,而不是糕糕拒绝我?”

黄子弘凡从雷劈一般的真相中回过神来,第一句话却抓了这么个重点。

“啊?”高杨战战兢兢地喝了一壶茶,没料到他会是这么个反应,下意识点点头。

“所以你,没有拒绝我?”黄子弘凡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高杨。

“你这是什么意思?”高杨有点慌。

黄子弘凡仍旧是满眼真诚地注视着他,“我说过啊,决定权在糕糕手里,而我只是喜欢糕糕这个人,无论她是其他人,还是我面前的你。” 


“你哥不会杀了我吧?”高杨坐在副驾驶,乖乖扣好安全带。

黄子弘凡还沉浸在从张超面前逃跑的叛逆刺激里,咧着嘴笑得开心,“那他会先杀了我才是。”

“不应该吧,我还没答应跟你在一起呢。”

高杨小声嘀嘀咕咕,黄子弘凡听了却丝毫不慌,“没关系啊,我这不是正在追你嘛,今天不去西餐厅或者茶室了吧?”

高杨想起两人用力过猛的会面,忍俊不禁,“不去了,你上次说你是四川人对吧?想吃红油抄手吗?”

黄子弘凡眼睛一亮,“要得!”

亮粉的小汽车汇入车流,成为了移动色块中不和谐但最亮眼的一个。


 张超给高杨打了三通电话都无人接听,最后收到一条信息——

“你骗我家里没钱,我把你弟弟骗走,两清了。”

他的视线又落在素描小像上,这才发现,高杨这画的不是黄子弘凡吗?!

金圣权推门而入的时候,正看到张超被气得躺在沙发上倒气,吓了一跳。

“超超,怎么了?”

张超一看金圣权,委屈地皱鼻子,“权哥,高杨太坏了,我不想和他创业了,他的画卖不卖得出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金圣权把张超扶起来,一边手搂在人腰间趁机吃着豆腐,一边好生安慰。

“好好好,那咱们回家继承家产嘛,不创业就不创业了。”

“可我刚拿了人家的投资,我不能说不干就不干啊。”

刚刚偷偷幕后给人注资的金主爸爸金先生尴尬了一下,也不知道现在撤资来不来得及?

张超坐起来下定决心,“干完这个季度不干了,权哥,你能帮我约下投资人聊聊吗?”

“啊?”

“还好有你帮我,幸好你从来都不骗我。”

金圣权露出一丝苦笑,高杨,你真的好害人啊!


————————————

努力复建了一下,希望成功了~

初六了,给大家拜个晚年,春节快乐~

评论(26)

热度(651)

  1. 共3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